睾丸疼痛的治疗方法:中医药治疗睾丸损伤案例

睾丸异常 2021-03-28 19:51男人照片www.xiang120.com

 小编没有多少临床经验,具体到这么特别的损伤上,就更是毫不知情。但寻思着,现在各种意外因素频发,年轻人又活泼好动,万一有类似损伤,除了严重的送医院手术治疗,其他的可用中医药保守治疗吗?医生如果能了解一二,没准能帮到患者和操碎了心的父母家人。

 
 
 
 
 
 
在公开发行的期刊杂志上,用中医药治疗睾丸损伤的文献不多,小编找到以下资料,供您参考。
 
 
 
内外兼治
 
 
 
 
 
运动性睾丸损伤治验
 
作者:张神虎
 
 
 
睾丸中医称之为“肾子”,为肾之外围器官,是精子产生的地方,有生精衍繁后代之功能。运动性睾丸损伤,轻者则疼痛难忍,行走不便;重者则当场晕倒,出现危症。因此临床上要认真对待。20年来,笔者用中医辨证论治方法共收治此类病人32例,取得较好疗效。现介绍2例如下。
 
 
 
例1:江某,男,17岁,学生。业余武术训练对打中被踢伤下裆部,致睾丸损伤。检查:睾丸肿胀,摸之发硬,疼痛难忍,咳嗽震痛,小便不利,阴囊青紫,灼热刺痛,脉弦紧而沉涩。诊断:睾丸损伤(血癃)。治则:活血化瘀、理气止痛。睾丸部外敷消瘀止痛散。
 
 
 
外用处方:蒲公英9g,五灵脂10g,紫荆皮5g,丹参、老鹳草各5g,蒲黄炭2g,乳香炭、没药炭、地鳖虫各3g,刘寄奴、泽兰、当归各4g,大黄、田三七各3g,苏木1g。共研末,以蜜和冷开水调敷伤处。
 
 
 
内服橘核荔枝汤。处方:橘核、川楝子、荔枝核、桂圆核各5g,赤芍、当归、白芍各10g,乳香、没药、小茴香、大茴香、木香各3g。水煎服,日服1剂,共7剂。
 
 
 
药后症状大缓,仍有气痛。治以疏肝理气,清热养血,加味逍遥散治之。处方:山栀子、牡丹皮各5g,白术、茯苓、当归、白芍各7g,柴胡4g,薄荷2g,桃仁、红花、川芎、陈皮各5g,生地黄10g。共7剂。
 
 
 
药后症状完全消除,但身体虚弱,予六味地黄汤7剂,随访3个月痊愈。
 
 
 
例2:洪某,男,18岁,学生。足球比赛,被对方不慎将阴囊踢伤,当场昏倒在地,四肢痉挛抽筋,抬至就诊。检查:牙关紧闭,面黑喘急、睾丸肿胀发硬,囊壁青紫膨隆,脉沉紧而涩弦。诊断睾丸损伤(晕厥、水癃)。急救掐人中,点百会,针刺天突,按涌泉穴,急灌服天津产苏合香丸。倾刻清醒。再予解郁开窍,逐瘀养心之法,以逐瘀护心散治之。
 
 
 
处方:朱砂、琥珀、乳香、没药、三七各5g,麝香1g,共研末。每天3次,每次约3g,黄酒冲服。
 
 
 
同时予以外敷中药,将麝香、樟脑、莴苣子各10g共研末,和捣烂莴苣叶拌匀敷于阴囊部和脐部,有回缩阴囊之作用。
 
 
 
7天后复诊,疼痛大减,肿胀未消,肤色光亮,继续利水消肿,活血养阴。加味橘术四物汤治之。
 
 
 
处方:当归、白芍、桃仁、白术各10g,生地黄12g、川芎、红花、陈皮各6g,瞿麦、萹蓄、车前子各5g。水煎服,日服1剂,共7剂。
 
 
 
药后,症状消除,继以六味地黄丸调理而愈。
 
 
 
体会:睾丸损伤病因多为足踢、撞击或挤压等外力直接作用于睾丸部。睾丸损伤机制,轻则气滞血瘀、经络闭塞,以致局部肿胀疼痛,甚则瘀积不散。“酿精之府”失职,败精之浊,或因尿血过多,血虚火旺,心移热于小肠,湿热下注而为淋浊;重则内动于肾,因肾为先天之本,生命所系,而睾丸又为肾之外围器官,故睾丸损伤亦能导致危症,应高度重视。
 
 
 
运动性睾丸损伤较一般睾丸损伤为重,往往出现晕厥,应急救为先。急救方法有手法“开锁通关”、中药“芳香开窍”,针刺“救逆回阳”等抗晕厥综合治疗。过度危症,再根据病情轻重,进行辨证论治。血肿剧痛,中气下陷者,以活血化瘀、理气止痛为主,橘核荔枝汤治之;身热口渴,心烦不宁者,清热疏肝、养心安神为主,加味逍遥散治之;瘀血肿胀、水癃尿闭者,以行瘀利尿,消肿散积为主,加味橘术四物汤治之。症状消除,身体虚弱者,扶正固本恢复元气,以六味地黄丸、十全大补丸调之。(摘自《江苏中医药》2001年11期)
 
 
 
16例阴囊血肿的中医治疗(节选)
 
作者:李临刚
 
 
 
阴囊血肿是阴囊各种损伤,尤其是闭合性损伤后的常见症状之一,也是阴囊及其内容物手术后的常见并发症。临床上除对睾丸破裂等严重损伤及进行性增大的血肿需及时手术探查外,常采用休息、抬高、冷敷、应用止血剂、抗生素等治疗方法;术后继发血肿者也多采用上述保守疗法,依靠人体自我调节能力自行吸收,但也不乏继发感染和血肿机化,鞘膜硬化而形成硬结者。
 
 
 
本组患者16例,年龄18~50岁,平均39岁。其中踢伤8例,狗咬伤1例,钝器打伤2例,手术创伤继发5例,包括附睾切除术继发4例,严重曲张精索静脉阴囊内剥脱切除术后继发1例。
 
 
 
外伤患者均有阴囊肿胀疼痛,皮肤瘀血青紫,触痛明显,只要仔细轻柔触诊多可触及患侧睾丸,大小基本正常或略增大,以此可除外睾丸破裂伤,但不除外睾丸轻度挫裂伤,可借助B超检查确诊。睾丸破裂伤致阴囊血肿者不在讨论范围而应手术治疗。手术创伤继发者多在术后第1天即发现阴囊肿大变硬,压痛明显。
 
 
 
16例患者均行中医辨证施治,并配合抗生素及止血剂静滴。其中1例继发感染脓肿形成,行切开引流术;1例在外伤后1个月才来就诊,中医治疗虽使肿块缩小,终因血肿机化,改行手术将其切除。其余14例经上述治疗痊愈。即阴囊肿痛消失,血肿完全吸收,阴囊恢复正常形态及功能,无一例睾丸萎缩,治愈率为87.5%。疗程15日~30日,平均20天。
 
 
 
阴囊及其内容物属“外阴”范畴,其经络的分布主要是由厥阴肝经所司。在病理方面,中医文献多有论述。《济生方》曰:“外肾因扑损而伤,睾丸偏大,有时疼痛者,此中有死血,名血疝。”明确指出阴囊外伤后形成血肿者谓之“血疝”。
 
 
 
《血证论·跌打血》则阐述了病机及治则,“凡跌打未破者,其血坏损,伤其肌血,则肿痛。……已伤之血,流注结滞,着而不去者,须逐去之。”认为病因病机为创伤而致阴囊血络破损,血液外溢,瘀滞于阴囊,日久淤积不去,凝滞成结,治宜逐瘀。
 
 
 
所以,临证之时以生理病理为基础,遵循气为血帅,血为气母,气行则血行,气滞则血瘀,血瘀气也郁之理论,行气化瘀当为治疗之总则贯穿始终。
 
 
 
初期止血化瘀,行气消肿镇痛,至出血停止;瘀血凝结,甚至后期血肿机化,则宜疏肝理气,活血化瘀,软坚散结。笔者自拟行气化瘀汤治疗,基础方为:柴胡18克,川郁金12克,川楝子12克,生地12克,生蒲黄15克,五灵脂15克,当归尾15克,川牛膝9克。
 
 
 
损伤初期,血溢内停,肿胀疼痛,瘀血下坠,皮肤青紫。则用行气化瘀1号方:即基础方,加大小蓟各12克,侧柏叶12克,棕榈皮15克,血余炭12克。
 
 
 
至出血停止,瘀血凝结,肿硬下坠,隐痛或不痛,则用行气化瘀2号方:即基础方加荔橘核各15克,三棱12克,莪术12克,贝母9克,丹参30克,赤芍15克。
 
 
 
在水煎服的同时,用上药第3煎药水外洗患侧阴囊,或另方:桃仁30克,红花30克,川芎20克,当归尾30克,川椒20克,川朴30克,酒炒大黄20克。水煎外洗,药渣布包外敷,以增强化瘀通络之效。
 
 
 
治疗时初期配合应用抗生素和止血剂,减少出血,为中医治疗创造条件,并防止血肿继发感染。痛甚者可用镇痛剂。若血肿进行性增大,应及时切开减压引流,以防产生阴囊大片坏死及睾丸萎缩;若血肿继发感染脓肿形成,需切开引流,并予辨证施治。(摘自《甘肃中医》1995年第3期)
 
 
 
除了以上理论,还有运用血府逐瘀汤加减和从肝论治的案例,在此不再赘述,各位当临床辨证施治。
 
 
 
外用验方
 
 
 
琥珀治疗阴囊血肿三例介绍
 
作者:上海市宝山县人民医院
 
 
 
病例一:郑某,男性,26岁。于1956年9月3日来诊:患睾丸鞘膜积液入院,进行鞘膜翻转手术后,发现阴囊血肿疼痛,数日不痊。在中西医协作之下,改用中药治疗。以琥珀6分,研细末,分二次水调吞服。连服八天,血肿完全消失,治愈出院。
 
 
 
病例二:叶某,男性,26岁。于1956年9月10日来诊:患右侧鼠蹊斜疝入院,施行修补手术后,阴囊右侧血肿有疼痛感,用琥珀6分,研成粉末,分二次水调吞服。连服十天,血肿完全消失,治愈出院。
 
 
 
病例三:余某,男性,24岁。于1958年5月6日来诊:述素患精索静脉曲张,因劳动用力过度,以致静脉出血,阴囊血肿甚剧,时作疼痛。除令静卧休息外,以琥珀6分, 分二次水调吞服。连服10天, 血肿完全消失。(编者按:本文摘自《上海中医药杂志》1958年11期,虽不是直接治疗外伤导致的睾丸血肿,但仍有参考意义)
 
 
 
中药外搽治疗小儿阴囊血肿9例(节选)
 
作者:朱传喜 等
 
 
 
9名患儿,致伤原因均为阴囊被踢伤或骑马式跌伤。
 
 
 
药物及用法: 一枝蒿15克。使用时将其研成极细末,以稀释1倍的75%酒精或温开水调匀,外搽患部,每日搽药4~ 6次,肿痛严重者需用T型布带托起阴囊。
 
 
 
治疗结果: 治疗9例,其中痊愈7例,好转1例,无效1例。治愈时间最短4天,最长7天。(摘自《广西中医药》1989年2期)
 
 
 
 
 
 
 
不能只盯着受伤的“倒霉蛋”
 
 
 
单侧睾丸损伤对另侧的影响(节选)
 
作者:程学军
 
 
 
单侧睾丸损伤, 如缺血、外伤、梗阻、感染等均可造成对另侧的不利影响, 主要是对生精功能的影响, 其发病机制及发生率仍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由于其对另侧睾丸影响的程度不同, 因此处理原则应为:
 
 
 
1.对单侧睾丸损伤的病人,应想到对另侧有不利的影响的可能,及时、尽早救治,将不利影响减少到最低限度。
 
 
 
2.对轻度损伤,应尽可能保留患侧睾丸。
 
 
 
3.对重度损伤,根据情况,必要时行睾丸切除以保护对侧睾丸。
 
 
 
4.在治疗原发病的基础上,适当给予肾上腺皮质激素,可减轻对另侧的影响。(摘自《男性学杂志》1998年第12卷第2期)
 
 
 
这些结论虽是现代医学对该病的认识,但同样可以给我们启发,治疗疾病不能只盯着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就万事大吉,凡事都要多考虑几个方面。当然,伤后遗留问题越多,也就给中医药留下了更多施展身手的天地。

Copyright@2012-2020 湘120健康网[湖南健康网] 男人 All right reserved

男性专科医院,男人更年期,男性早泄,男人吃什么补,男性生殖器官,男人好色,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