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感染艾滋病 众叛亲离寻短见

艾滋病日 2017-11-01 16:55性病www.xiang120.com

  迷途男子回首不堪往事——吸毒染艾滋众叛亲离寻短见

  在6·26国际戒毒日来临时,记者走进全国唯一一家收戒因吸毒患上传染病病人的医院——省公安厅安康医院的艾滋病区,探访艾滋病感染者。
  6月24日6点半,记者随管教民警走进四区的艾滋病区,走廓里非常安静,能听到附近树丛里鸟的叫声。
  “起床了。”随着“哗啦啦”的开门声,一间间房门被打开,10名染上艾滋病毒的病员应声而起,迅速穿好衣服后,有条不紊地整理自己的床铺,草绿色的棉被叠得有棱有角。病员们依次走出房间,来到病区的一个洗漱间,从架子上拿起自己的洗脸盆及牙具洗脸涮牙。
  记者想像中的染上艾滋病的病人应该是面黄饥瘦,可眼前的病员除了身体有些消瘦,其他的与正常人没什么不同。
  男孩吸毒17岁染艾滋 祈求来世做个好儿子
  8时30分,早餐结束后,病员们开始搞卫生,记者看到,管教民警发给所有病员一盆经过稀释的消毒水,病员用消毒水擦拭床铺、墙面及地板,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味道。
  一位长着娃娃脸的年轻男子在洗衣服,记者过去帮忙。“你千万不用动,我自己来,谢谢。”年轻男子将洗衣盆端到洗手台上的另一端。记者帮助他打水,跟他聊了起来。他叫阿海,来自儋州农村,父母都是农民,有一个姐姐。阿海只上了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每天无所事事,就与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后来染上毒瘾。
  “那时我才15岁,看别人吸,好奇就吸上了,刚开始他们送给我们吸,后来毒瘾越来越大,就让我掏钱买,没办法,我只好去偷东西,抢妇女的包。”阿海说,他被强制戒毒过一次,从戒毒所出来后,他又开始复吸,吸海洛因已经不能解决问题,后来他开始注射毒品,毒瘾上来时非常痛苦,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几个人共用一个针管。
  “2003年8月26日,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当时我在戒毒劳教所强制戒毒,一次在省预防控制中心检查身体时,发现我身上带有艾滋病毒,当时我只有17岁,害怕极了。”阿海说,当晚他哭了一夜,非常后悔自己吸毒,想到自己不知哪一天就会死了,他非常绝望。父母知道他得了病后,非常伤心,母亲一直没有抛弃他,感觉他年龄这么小,一定会治好的,母亲到处找中药给他吃,可他不懂珍惜,后来又开始吸毒,病情也在逐渐加重。去年7月13日,阿海因吸毒再次被警方抓获,后送到安康医院。
  阿海今年22岁,他如何面对自己的病情呢?“我知道自己的下场,后悔也没用了,可我觉得对不起妈妈,活了22年,我没有孝敬她一天,这让我最难受,如果有来世,我一定做个好儿子,好好孝敬她。”阿海说这话时眼里噙着泪水。
  身染艾滋4年生不如死 众叛亲离他两次自杀
  王华(化名)左胳膊上纹着一条龙,右腿上纹着一个裸体女人。“这里我一点也不陌生,已经两次来这里了,说句实话,我没有家,家里人都抛弃了我。”王华说话时声音很低。
  36岁的王华来自东方农村,小学只读到三年级就不上学了。他有3个孩子,最大的儿子18岁,今年参加高考,最小的女儿还在上小学。王华说他吸毒有13年了,自己也自愿戒过毒后,但都没有成功,公安抓了他三次,强制戒毒两次,劳教两次,但毒瘾像恶魔一样缠着他,使他不能自拔。
  “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吗?我现在就是,我曾自杀过4次,毒瘾发作时自杀过两次;染上艾滋病毒后,又自杀了两次,可死也不容易。”王华告诉记者,2004年,他在劳教所时知道自己染上了艾滋病毒。虽然清楚自己早晚会有这样的结果,但当时他还是很痛苦。
  “我用刀子割破手腕,看到血流出来,心里别提多痛快了,我笑着喊道,我要死了,我终于要死了。可眼泪却流了出来。”王华说,当民警通知其妻子时,妻子没有来看他,此后离开了他的家和三个孩子。
  2006年3月,王华第一次走进安康医院,一年后他回到东方老家时,父母不让他进门,村民不让他进村子。“当时我只想看看我的孩子,我求他们让我看孩子一眼我就离开,可他们用棍子打我。从此,我就在外面流浪,去年7月,我又回到这里,这里没有自由,但现在这里是我唯一的安身之地。”
  王华说,被亲人抛弃是非常痛苦的,但自己罪有应得,当初母亲求他戒毒,他大骂母亲后将家里的电视抱出去卖了换毒品。“吸毒没有好下场,千万不要染毒。”王华最后对记者说。

Copyright@2012-2020 湘120健康网[湖南健康网] 性病 All right reserved

艾滋病能活多久,性病医院,艾滋病初期症状,梅毒潜伏期,世界艾滋病日,淋病吃什么药,艾滋病传播途径,尖锐湿疣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