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网约护士三年半赚50万

医生与护士 2021-11-25 16:07健康管理师www.xiang120.com

 湖南省人民医院护士吴秀娟最近用业余时间做网约护士的收入,购买了一处门面,想成立一间社区的护理工作室。

「从2018年5月开始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做网约护士,我已经赚到超过50万元,决定用这些钱购买一处物业,来服务社区。」吴秀娟告诉健康界,她希望「帮助社区需要帮助的人,不能解决的问题,就介绍到医院去」。
健康界了解,北京地区参与网约护士工作的护士,其网约护理月收入高的可近万元,最高到12000元左右。金牌护士平台工作人员陈曦介绍,「业绩最突显的护士老师月工作量稳定在50~65单。」
北京世纪坛医院护理部主任刘俐惠认为,「互联网+护理」可以与院内兼职等一样,成为护士增加经济收入的途径之一。「我做的就是提供切蛋糕的机会,看护士愿不愿意挣这份收入。」
江西省赣州市打造的「赣州模式」是全市医院由赣州市护理质控中心统一引导,进行沟通和协调,推进「互联网+护理」的全市统一平台。
继《护士职业即将出现变局,谁将受益?》之后,我们推出「互联网+护理」系列的第二篇,展现更多生态,更深思考。
国庆假期期间,在北京市一家三级医院工作近30年的护士王老师,利用休息时间上门为一位来自网约平台下单的患者提供上门护理服务。
患者是一位女性——32岁的王律师。王律师9月26日做了手术,节前出院,在国庆假期中还须换药。但她发现家附近社区医院假期中无法提供换药服务,要换药只能跑到较远的三甲医院。
正打怵奔波之苦,王律师突然想到自己投了北京普惠健康保,享有免费的复查陪诊或上门护理增值服务。她找出保单,发现果然包含出院后免费的5次复查陪诊或上门护理服务,服务人员为执业护士,而且正好从10月1日开始生效。
王律师马上进行预约。10月2日,接了订单的护士王老师上门来提供换药服务。王律师也成为北京第一例享受普惠健康保网约护士上门的增值服务的投保者。
护士王老师(左)为王律师提供上门换药服务(作者拍摄)
正在兴起的刚需服务
王律师告诉健康界,自己作为律师,非常注重安全、合规,而上门护理成为北京普惠健康保合作的增值服务,信任度毋庸置疑,又正好是自己所急需,于是毫不犹豫地预约。经过第一次服务之后,她及家人都很满意,赶快又约了第二次,而且还指定王护士持续服务。
在王律师家中,健康界现场了解到,这样一次上门给伤口换药的服务,平台上的价格是189块钱,其中159是服务费,30块钱是耗材费。
「不要说是免费的,即使是自费,我也愿意承受,因为的确解决了我的刚需问题。」王律师表示。
根据健康界了解,各家网约平台的价格差异不大。以上门进行术后伤口换药(中等大小)为例,健康界统计了不同城市的一些网约护士平台的价格如下:
上述数据由受访者、各平台提供,即使同一平台,在同一城市不同医院可能价格也有所不同。微脉工作人员告诉健康界,目前浙江已展开护理上门的城市,如金华和绍兴,服务定价都是医院自主决定,成本是透明的。
比如金牌护士平台,覆盖了全国400多个城市,包括了一二三四线城市,各地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准不一,网约护士的护理服务价格也根据城市级别进行了四级定价。
呼和浩特的网约平台工作人员告诉健康界,「以居家护理自己承担的费用两三百元为例,在患者要来医院的情况下,出诊费加上救护车的费用,大概要到五六百元;如果家属陪同,还有请假的成本。相比较而言,患者比较愿意用护士上门这项服务。」
但上述工作人员也坦言,以呼市的新城区和自治区为例,每个区消费能力有差异,明显消费能力相对强的区,订单也相对多一些。
不同平台上,护士最终获得的收入,基本上是上述价格的70%~80%区间内。为王律师换药的护士王老师感叹,现在不少年轻护士不太愿意参与网约护士工作。「他们不积极主要是觉得赚得不多,却花不少时间,平时工作已经够忙了,还不如在家休息。但我愿意参与,因为希望自己多年沉淀的经验和技术能为患者多做些事。」
某网约平台工作人员告诉健康界,年轻护士参与较少还有其他原因,比如护士要参与网约护理服务,有资质限制。2018年底北京开始试点时,要求网约从业护士应有3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后来国家卫生健康委要求至少具备5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具备护师及以上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这是对患者服务品质的保障,同时对年轻护士就是明确的门槛。」
网约护士入户进行手消准备服务
「互联网+护理」鼓励患者回家进行康复护理,一方面解决了医院床位紧张的问题,同样有利于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尤其是注册护士这一庞大的资源。
「网约护士」涉及到的收费,一般包含护理服务费、交通费两项。不过,目前各大平台尚无相对统一的定价标准。总体来看,护士上门服务的费用要比医院门诊高,一般相当于医院价格的5至8倍。
早在2019年《「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方案》提出,建立「互联网+护理服务」的价格和支付机制,要求试点地区应当结合实际供给需求,发挥市场议价机制,参照当地医疗服务价格收费标准,综合考虑交通成本、信息技术成本、护士劳务技术价值和劳动报酬等因素,探索建立价格和相关支付保障机制。
目前,网约护理的价格原则上由相关医院和平台自行确定,而对接医保、长期护理险、商业保险等支付方案,也在逐渐探索之中。北京普惠健康保增值服务就是一种尝试。
微脉相关人员告诉健康界,以绍兴为例,目前部分网约护理服务,如术后换药、造口换药等可医保支付,服务项目是否能走医保,在网约平台上均有明确标注。
网约护士为患者带来的切实帮助,是看得见的。经过三次上门换药,王律师顺利拆线,对于网约护士的服务,她和家人都非常满意。
根据金牌护士平台提供的数据,自2021年10月1日起至10月24日止,共有158人申请了北京普惠健康保增值服务,此增值服务包括1项复查陪诊和24项上门护理服务。截至10月24日,金牌护士共服务70人,其中最年幼的患者13岁,最年长的患者92岁。参保人申请最多的服务是伤口换药(53单)、陪诊(29单)和PICC护理(21单)。
机制创新解决患者需求
10月23日是个普通的周六,长沙的秋日天气晴好,吴秀娟如同过去三年的许多个周末一样,清晨7点就从家里开车出发,按照规划好的路线逐一为预约的患者上门提供护理服务。
由于服务患者多,吴秀娟的大号出诊箱是耗材厂商为她特意定制的。「早点出门,路上不堵车。」吴秀娟说。
对于网约护士出诊的安全,医院和平台都给了切实的关注和保障。吴秀娟给健康界展示了平台页面。
据北京凤凰医联总经理李梅田介绍,在他们的网约护士平台上,护士可以通过GPS进行定位。网约平台能通过位置标记、服务全程留痕,全流程留痕和实时语音录制,实现服务数据实时监管,一键报警等,是各家平台的「标配」。
对护士的安全,网约平台有着周到的保障措施。赣州市护理质控中心主任谢红英告诉健康界,平台全程有语音监测,当声音异常,比如患者或家属说话比较凶,以及出现一些敏感词汇时,平台就会感知到,会及时跟护士沟通,了解情况。
10月23日这个周六,吴秀娟从7点出门,到近13点收工,一共到6位患者家中提供上门护理服务。而她的最高记录,是一天服务了14名患者。
迄今,她创造了湖南省网约护理服务患者人次的最高纪录,在全国称得上首屈一指,被评为「全国改善医疗服务行动先进个人」。
「我不仅只服务长沙市的患者,2018年我开始做网约护理时,长沙城际铁路也全线开通了,我坐城际铁路,坐公交,有些地方有小毛驴(代步车),后来也自己开车去患者家。」吴秀娟的足迹遍布全市及周边乡镇,全湖南省覆盖面积达到92.1%。
在人口超过10万的北京西南的燕山地区,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和燕化公司绝大多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过去「企业办社会」的典型代表。虽然这一切,随着国家「主辅分离」政策的推行发生变化,原本的企业医院北京燕化医院也引入社会资本改制成了民营非营利性医院。
燕山地区老龄化比较严重,截至2020年底,老龄化率达35.52%,远高于全国及北京市平均水平。而且这里有大片的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建造的住宅楼,基本上没有电梯,老人在楼上下来非常不方便。
长期的企业办社会,当地形成了典型的「熟人社会」。李梅田介绍,「比方说我认识医院的护士和医生,就去找医院请求帮忙,家里老人出不来,下楼实在是困难,请护士到我们家里去帮个忙,那时候就有上门护理服务了。因为燕山居民流动性比较小,大家基本上都认识。」
于是,在2019年北京展开「互联网+护理」试点时,凤凰医联就决定正式做网约护士平台,凤凰好护士诞生,主要由北京燕化医院的护士进行居家护理服务,但也是公开的网约平台,也有外院护士通过多点执业在此开展网约护理,服务于北京地区的群众。
由于北京燕化医院已取得了互联网诊疗和互联网医保结算牌照,因此为患者提供医护一体化的服务,便顺理成章。李梅田介绍,「通过互联网医保结算,互联网诊疗加上互联网医保,依托凤凰医疗的实体医疗资源,还解决了网约护理耗材的医保支付问题。」
医护一体化实现了在线问诊,送药上门而且还能医保结算,护士上门为病人更换胃管、尿管、PICC换药等服务。而通过物联网智能设备实时采集慢病监测数据,子女随时了解父母的健康状态,到医院就医时,医生也可以看到用户在家监测的健康数据。李梅田认为,包括「互联网+护理」在内的赋能社区医疗,促进分级诊疗,正在通过医疗科技手段逐步实现。
护士释放出想象不到的能量
周六忙了半天的吴秀娟,下午赶回郊区的别墅种菜。她的朋友圈丰富多彩,有对患者的牵挂,有参加义诊的难忘经历,更多的是她种植的花草,精心制作的美食,热闹温馨的大家庭生活,还有心爱的孩子。
工作和生活完美平衡的吴秀娟
享受生活的同时,她随时回复和协调着微信上患者的需求。「技术好,服务认真,同时不图私利地去帮助患者,影响力就慢慢扩大了,找我的人越来越多,流量也变大。我现在有4个微信号,加满了2万多病友。」
优秀的人,值得好的生活,并终能把这份能量释放出来,回馈给更多的人。
吴秀娟说,「这几年磨出来的,我一直在学习。从出行的交通模式、患者的沟通、里程计算、时间管理、最后到技术效果,服务质量,经济时间效应,我其实在不断地思考和改进。」
但吴秀娟还是自认只是一名普通护士。湖南省人民医院原护理部主任,现老年医学科主任石小毛评价道,网约护理给吴秀娟这样的护士,提供了新的机会,让她释放了原来想象不到的能量。
管理者们也看到了「互联网+护理」的价值。刘俐惠把「互联网+护理」看作护士职业成长可以大有作为的新舞台,也是管理者值得关注的机会。她认为,从护理端,护士也有很多空间去帮助平台进行梳理,更好地服务于患者。
赣州市卫健委在2019年派谢红英为首的市护理质控中心团队专程来北京考察,考察后2019年12月赣州开始试点网约护理。
「然而到2020年8月,只有两家民营医院开展了网约护理,其他医院完全没开展起来。」谢红英发现,没有一家公立医院的院领导主动积极来开展这项工作。
「我们分析原因,让医院自己把网约平台开起来并进行维护,不太现实;而公立医院要和第三方平台签约也有很多现实困难,比如寻找、筛选合作方,招标等都需要时间精力。」
此外,担心护士下班以后做网约护理,分散精力从而影响到院内护理工作,也是医院管理者的另一重顾虑。
赣州市护理质控中心下沉区县进行宣讲
「赣州模式」应运而生。2020年10月,赣州市护理质控中心和第三方平台签约,形成赣州市的「互联网+护理」服务平台,各医疗机构则直接跟护理质控中心申请,建立各医疗机构的「互联网+护理」中心。「我们通过赣州市护理质控中心授权,所以规避了公立医院签约难的问题。」谢红英介绍。
「通过跟第三方平台合作,签约书里明确,平台必须要为护士购买人身保险、雇主险,还有医疗责任险,明确了平台的责任。」
赣州市护理质控中心在赣州市18个县、区进行了30余场宣讲。「我们一直跟医院护理部主任们讲,不要担心院外工作会影响院内。如果给护士一个平台,让他们去做自己喜欢做的、有价值的事情,那么他会能量满满。」谢红英介绍,截至2021年8月,赣州已经有41家医疗机构加入「互联网+护理」,1365名护士加入网约平台。护士们将优质的护理服务送到患者身边,减少了患者往来医院的奔波与不便,也推动了优质医护资源下沉,让规范护理服务走进千家万户。
「互联网+护理」不单单是患者有什么需求我们就做什么,而是主动站在患者的角度上考虑,替患者考虑出院以后,如何更好延续护理。刘俐惠认为,当患者有需求但又满足不了时,正是「互联网+护理」大展身手的时候。
 
上一篇:男医生强抱规培女护士、骚扰病人家属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2012-2022 湘120健康网[湖南健康网] www.xiang120.com All right reserved

健康常识,健康问答,营养健康,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健康资讯,健康社区,什么是亚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