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亿爱尔眼科风波:上市后开600家医院,医疗事故数十起

医疗事故 2021-01-12 11:25健康管理师www.xiang120.com

 一场白内障手术,将3000亿市值的爱尔眼科推上风口浪尖。

 
2020年最后一天,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主任艾芬发微博称,她在爱尔眼科接受晶体植入手术,因检查不彻底致视网膜脱落。艾芬因在抗疫中的敢言之举,而为大众熟知,被誉为抗疫女英雄。
 
2021年1月4日,爱尔眼科发布公告称艾芬视网膜脱落与手术无关。“我不是医闹,我是一名医生。”艾芬对爱尔眼科的官方答复不买账。
 
 
1月4日当天,爱尔眼科以大跌8.91%收盘,相比前一个交易日市值缩水275亿元。1月5日,爱尔眼科的股价稍稍企稳,以涨幅1.2%红盘。截止目前,爱尔眼科的市值为2846亿。
 
外界质疑,爱尔眼科仅通过公司微博、微信公众号发布回应,作为上市公司,此举有悖于《上市公司治理准则(2018修订)》对信披的要求,爱尔眼科或是有意减少艾芬事件的影响。
 
但舆论沸沸扬扬背后,是爱尔眼科激进的扩张与频发的医疗事故的现实,爱尔眼科当初起家走过了一条类似于类似莆田系承包之路,后来登陆资本市场后又走过了一条快速并购扩张之路。这背后的风险也由此埋下。
 
从37亿到3000亿2009年,作为首批28家上市公司之一,爱尔眼科成功登陆创业板,上市当天市值仅37亿。这一年,爱尔眼科的营业收入6.0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近1亿元。
 
到了2019年,爱尔眼科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99.9亿元、13.8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爱尔眼科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5.65亿和15.46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10.78%和25.60%,预计全年收入会超百亿。
 
在业绩增翻番时,爱尔眼科的总市值从2009年上市时的37亿元,膨胀至如今的2800亿元,增长了75倍。此前超过3000亿。
 
业绩、市值的增长,一方面源于爱尔眼科疯狂的扩张,另一方面与社会大环境密不可分。
 
从大的环境来说,爱尔眼科上市这些年正赶上了眼科行业最好的时机。由于电子屏幕的广泛应用增加了居民用眼负担,各种眼科问题爆发,眼科医疗行业迎来前所未有的繁荣。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统计,我国医院眼科门急诊患者数量从2012年的7357.3万人次上升至2018年的1.08亿人次。国信证券的数据显示,同期我国眼科医疗市场份额从461亿元增长至108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5%。
 
自2002年起,我国罹患近视、干眼症、白内障等眼部疾病的人数持续增加。到2020年,中国近视患者超过7亿、白内障患者超过1.7亿,分别是美国患病人数的4.82倍和7.02倍。
 
爱尔眼科2019年年报显示,爱尔眼科的屈光项目2019年收入35.3亿元,占总营收的35.3%。白内障项目为爱尔眼科则创造了17.6亿元营收,占比17.6%,也就是说这两大收入为其营收的主要来源。
 
爱尔眼科创始人陈邦起家史,与“莆田系”相似,所不同的是承包眼科。1997年,陈邦倾尽3万元积蓄,利用融资租赁等手段,引进先进的眼科医疗技术和设备,采取“院中院”的形式与公立医院合作。
 
但这种模式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院中院”被整治,陈邦开始另立门户,从医院独立出来。
 
2009年,爱尔眼科登陆资本市场后,为行业示范了一套完美扩张策略:通过资本市场运作、不断收购拉高股价做大市值、将股票变现、筹资加速扩张、高薪挖人、营造口碑。
 
海内外频频并购
 
为了扩大规模,2014年起,爱尔眼科通过并购基金,撬动更多资金投资医院。
 
 
2014年起,爱尔眼科陆续开始与第三方合资组建产业并购基金,并通过公司、并购基金相结合的双轮驱动扩张模式,开始在吉林、荆州、营口等地级城市开业,借助并购基金在全国各地、县布点眼科医院。若并购基金投资的医院业务成熟、业绩稳定后,由爱尔眼科收购,并入到上市公司表内。
 
2014年至2017年,爱尔眼科通过基金并购医院数量高达120余家。2018年,爱尔眼科收购陇西爱尔等6家医院,新建宁乡爱尔等23家医院及眼视光门诊部。2019年,爱尔眼科再度收购医院30家。
 
截至2019年末,爱尔眼科已有境内医院105家,门诊部65家;并购基金旗下医院275家,门诊部37家。
 
2020年6月,爱尔眼科发布公告称,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将30家医院收入囊中,其中有26家来自并购基金。2020年第三季度显示,基于这次收购,期末商誉余额较年初增长56.41%,至41.26亿元。
 
规模扩张之后,爱尔眼科的营销成为关键。有业内人士透露,爱尔眼科此前通过免费体检的方式吸引部分消费庵址绞讲唤鋈没窨统杀窘抵磷畹停箍梢越酒放仆乒愠鋈ァ5庵帜J较衷谝丫胁煌ǎ芏嗟厍辉市泶嬖谡庵智榭觥
 
为吸引更多消费者,加大广告营销成了爱尔眼科的另一种获客方式。财报数据显示,2016-2019年,爱尔眼科的销售费用分别为5.12亿元、7.74亿元、8.26亿元以及10.49亿元。在2019年的销售费用中,直接用于"广告及业务宣传费"的金额为5.13亿元。
 
与此同时,爱尔眼科还与中南大学、暨南大学等高校合作共建了附属眼科医院,艾芬动手术的“武汉大学附属爱尔眼科医院”,则是2019年末武汉爱尔眼科医院与武大合作的项目。这些有助于增加爱尔眼科的公信力。
 
除了国内,在海外,爱尔眼科也开启了一系列扩张。2015年12月底,爱尔眼科完成了第一笔海外并购——耗资1.75亿元收购了亚洲医疗集团100%股权、亚洲护眼85%和亚洲医疗服务香港公司80%股权。
 
2017年8月,爱尔眼科耗资约12亿人民币收购欧洲最大的连锁眼科医疗机构ClinicaBaviera 87%股权。2019年8月,爱尔眼科完成对东南亚头部眼科医疗集团ISEC Healthcare Ltd. 56.53%股权的收购。
 
快速扩张背后的医患纠纷
 
深谙资本运作的陈邦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眼科帝国,医疗网络遍布中国内地、香港、美国、欧洲和东南亚。陈邦曾豪言,爱尔眼科已没有全国性竞争对手。
 
2009年上市之初,爱尔眼科在全国仅有19家连锁医院。截至2020年11月底,爱尔体系下共有665家医院(国内558家,海外107家)。其中,上市公司体内已有226家眼科医院,并购基金旗下尚未注入上市公司的眼科医院还有332家。从规模上看,爱尔眼科已是全球最大的眼科连锁医疗集团。
 
上市12年间,爱尔眼科旗下医疗机构的数目增加了600余家。粗略计算,平均一周左右就有一家挂“爱尔眼科”招牌的新医院营业。
 
但疯狂的扩张让爱尔眼科的商誉居高不下。2020年三季报显示,爱尔眼科商誉期末余额较年初增长56.41%。41.26亿元的商誉,占爱尔眼科净资产比例为43.43%。
 
在高速扩张的过程,爱尔眼科医疗事故频发。时代周报报道,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数据统计,2014-2020年,爱尔眼科作为当事人的医疗损害相关案件共计75起,对患者的赔偿金额从数万元到数十万元不等。
 
武汉是医患纠纷重灾地,邱某、姚某、王某、周某、张某、秦某先后对武汉爱尔眼科医院提起6次诉讼。另外,还有29起纠纷发生在二线及以下城市,其中不仅有兰州、济南这样的省会城市,还包括澧县、北票这样的县级市。
 
爱尔眼科所推行的是“分级连锁”网络。北上广深及区域性省会中心城市医院作为一级医院,以学术科研、处理疑难杂症为主;省会城市、直辖市医院以省内知名度较高的专家为主,承担集团主体业务;地级市医院解决大部分眼科常见病和多发病;县级医院作为基层角色,解决常见基础眼病。
 
爱尔眼科快速扩张背后依赖的是快速复制,重金投入的设备,流水线式的手术,使爱尔眼科得以采用“分级连锁”的模式不断渗透扩张,但这种模式并非没有隐忧。
 
一位长期从事医疗行业投资的专家表示,眼科行业投资周期比其他行业更长,如果扩张过快,可能就忽视了安全、质量等因素,导致医疗纠纷和事故发生的风险增加。
 
这一次,艾芬事件,给快速激进扩张的爱尔眼科敲响了警钟。如果爱尔眼科不正视快速扩张带来的医患问题,一个交易日缩水275亿,或只是前车之鉴。
 
参考资料:
 
《艾芬质疑爱尔眼科在趋利,揭秘起家史:承包科室手法类似莆田系》——雷达财经
 
《漩涡中的爱尔眼科:靠“院中院”模式起家 “集权”管控藏隐忧》——时代周报
 
《“我是个医生,从没想过做医闹”,爱尔眼科声明“撇清关系”,艾芬独家回应:混淆视听》——上观新闻

Copyright@2012-2020 湘120健康网[湖南健康网] www.xiang120.com All right reserved

健康常识,健康问答,营养健康,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健康资讯,健康社区,什么是亚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