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女星高溜整容失败鼻子坏死!鹰钩鼻整容整形

整容整形 2021-03-25 16:36私密整形www.xiang120.com

 愿你

 
心中有梦想
 
眼中有温柔
 
脑中有哲学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 作者 |橙子 ● 来源公号|正经婶儿
 
2月2日,曾出演过《明天有多远》的女演员高溜在微博讲述了自己鼻子整形失败的遭遇。
 
 
 
据她说,整容以后,不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还出现了排异、发炎、甚至坏死等症状。
 
现在自己也失去了进组的机会,不仅损失了40万元片酬,
 
还面临200万元的高额违约赔偿。
 
 
 
更让她悲伤的是,在这次事故之后,她才知道,
 
这是一家不具备该项目资质的机构。
 
 
 
这段经历发出后,医美整容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也让人们想起了前不久那个号称“全网最小最贵整容者”的周楚娜。
 
 
 
她自13岁以来,整容高达上百次,前前后后共花费400多万,
 
只要能“动刀的地方”她几乎都动了。
 
并诞生了一句名言:
 
16岁的我承受了别人26岁都没有的容貌,就算是美颜相机也拍不出400万脸的美。
 
 
 
但事实上,整容的效果一言难尽,被网友称为妖精。
 
从整容风潮兴起后,十多年来屡受争议,却越吹越热,
 
并开始从娱乐圈吹向了学生圈,从成人吹向了未成年人。
 
 
 
好像在我们生活中,颜值成了正义,整容决定实力。
 
但面对层出不穷的医美事故,良莠不齐的整容机构,
 
以及堪比癌症的整容后遗症和短暂惊艳后又泯然众人的“网红脸”。
 
不禁想问一句:整了就“赢”了吗?
 
 
 
“虽然朋友都认为我已经很美,但为了更漂亮,还是决定整形。”
 
走进广州“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前,高溜解释了自己来这的动机。
 
 
 
这位出生于1996年,今年刚刚25岁的女演员,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
 
除了《明天有多远》之外,她还曾主演过网剧《世界上最动听的你》《暗影谜凶》。
 
也发行过《番茄炒蛋》《念念不忘》等热门单曲。
 
事业虽谈不上大红大紫,但也顺风顺水。
 
 
 
2020年10月29日,在朋友的介绍下,她来到美容机构咨询了鼻子耳软骨、肋软骨和膨体手术的问题。
 
按照设想,高溜会从自己身上取下肋软骨移植到鼻部。
 
 
 
考虑到12月和1月要去拍戏,她还特意询问了手术时间。
 
医美方表示,整鼻子只需要半个月的恢复期,不会影响拍戏。
 
 
 
但没想到,手术进行4个小时后,高溜鼻子便出现了发炎和排异等症状,导致鼻子反复感染,随后留院观察。
 
 
 
11月1日,院方为高溜进行了第二次手术,取出了假体,但鼻尖和鼻小柱的皮肤颜色已经开始变黑。
 
11月5日,熙施时光医院决定将高溜转院到广州南方医院接受治疗,但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鼻头坏死。
 
 
 
高溜说,实际上,她在手术时就出现了不好的情况,但机构没有止损,
 
直到掩盖不了鼻子已经坏死的事实,才告诉她需要取出假体。
 
 
 
也在事故之后,她才发现该医院并不具备“肋骨鼻”手术相关资质。
 
在广州南方医院的入院记录显示:该医院门诊检查后,以“隆鼻术后鼻畸形(隆鼻术后感染)”收治。
 
专科检查显示,鼻部皮肤约1.5x1.0厘米面积发黑坏死。
 
 
 
得知自己可能遭遇到毁容的后果,高溜多次产生了自杀的冲动。
 
同时由于整容失败,她无法按时进组拍戏,除了损失40万的片酬外,还将面临违约赔偿200万元。
 
 
 
如今已经住院两个多月的高溜仍然没有等来后续的治疗。
 
根据医生的说法,现在只能控制坏死的面积,后续治疗要等到一年以后,鼻子机能稳定了才可以。
 
治疗的方式也很“无奈”,只能从额头选取皮肤移植,为了保持供血,要长期在鼻子和额头之间搭建一根引流血管。
 
 
 
而有整鼻经历的UP主则表示,整过后的鼻子并不是一劳永逸,还有很多问题。
 
 
 
 
 
这是高溜住院期间拍摄的照片,化妆和滤镜也无法掩盖黑鼻头。
 
 
 
目前高溜已经聘请了律师,走上了维权的道路。
 
但有专业人士表示,医美整容想要维权,十分艰难。
 
而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9年8月的熙施时光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
 
在7个月之内遭到过5次行政处罚,均为违反医疗规定条例。
 
 
 
同时该公司还有一起服务纠纷,在高溜躺在手术台的同时,刚刚开庭。
 
高溜发文后,很多圈内艺人以及网友们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情。
 
 
 
但正如她说的,
 
娱乐圈里,做微整就跟敷面膜一样平常。
 
因为整容出现差池的,也屡见不鲜。
 
谁也不会忘记那位最先在观众面前表示后悔整容的张檬。
 
 
 
为了讨好男友的审美,张檬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整容,
 
没想到整容后颜值大打折扣,最后落到无戏可拍的地步。
 
 
 
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张檬用自己的经历告诫爱美的观众朋友:
 
整容必定就会造成各种后遗症,千万不要去整容。
 
整容的后遗症有多可怕,不妨看看曾经的香港女神黄夏蕙。
 
 
 
黄夏蕙的整容路是从挽救感情开始的,
 
为了留住胡百全的心,她想让自己一直保持年轻美貌,就选择了整容。
 
但那个年代整容技术还不完善,她整容失败了,又因为不甘心再去整,
 
反反复复折腾自己的脸,最终就变成大家看到的这样。
 
 
 
但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幸运。
 
2010年11月15日上午,超级女生王贝死在了整形医院的手术床上
 
 
 
在王贝进行下颌角磨骨手术时,意外出血并堵塞了气管,由于是全麻状态,等医生发现时,王贝已经窒息。
 
当年这起事故十分轰动,也因为如此,许多整容机构为了避风头,打出了“微整不等于整容”的口号。
 
于是看上去没有风险的“微整”又开始流行起来。
 
 
 
一到寒暑假,家长们打招呼的方式不是“你家孩子报了哪个班”,
 
而是“你家孩子整了吗?”
 
 
 
有媒体通过对整形美容机构的调查发现:
 
每到暑假,咨询整容手术的学生数量都呈上升趋势,整形的学生中有90%以上为女性
 
家长们将整容看作是送给孩子的“开学礼物”。
 
 
 
在成都一家民营整形机构,连院长都在说:
 
“我们的客户,超过四成是身体没有缺陷的00后,都是家长主动带来的”
 
 
 
在未成年人整容的咨询中,并没有固定的项目,通常是娱乐圈流行什么,大家就做什么。
 
比如从去年到今年最多的割双眼皮和隆鼻。
 
当然也有为了迎合爱豆审美,而偷偷丰唇、隆胸的。
 
 
 
在手术室的等候区,等待孩子的家长会互相聊天:
 
“我孩子上半年期末考试成绩好,我打算让她把鼻子垫高一点,更好看。”
 
我孩子虽然只有16岁,但是,“美丽是一种早期投资,要趁早。”
 
趁早是多早,三岁观察,七岁动刀。
 
 
 
第一人民医院医疗美容科的张主任,每天都会拒绝很多来整容的女孩。
 
她说,7岁孩子分得清美吗?在乎同学有没有双眼皮吗?
 
家长反问,我分得清啊,我在乎啊。
 
 
 
据某互联网医美平台数据显示,以19岁以下医美消费者占比来看,2017年为15.44%,2018年上升至18.81%。
 
整容,成为家长拼娃的又一个领域。
 
所谓“长相好看的人才有青春,长相不好看的人只有大学”,
 
“帅哥才能老成大叔,丑男只能老成师傅”,
 
 
 
流行段子的背后折射出家长们的焦虑,在他们经历过社会的捶打后,更加认为颜值决定着孩子未来的求职、晋升、恋爱。
 
未来一家三口组团去整容的故事也未必是段子。
 
 
 
但我们必须知道,把面庞当作通行证,本身是一种畸形的产物,
 
向未成年人灌输整容观念,则是一种审美霸凌。
 
虽然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有颜值的人确实有捷径,
 
 
 
但这个社会看脸,也不只是看脸。
 
因为一个人的吸引力并非直接来自美貌。
 
佐治亚大学的研究者在《社会心理学》一书中写到:
 
影响社交技能的关键,并不在于你看起来怎样,而在于你对自己的感觉怎么样。
 
 
 
有颜值的人可以跨越一些小的障碍,但能走多远还是个人的硬实力。
 
尤其是在千篇一律的网红脸下,“整容改命”的故事,可能更多的存在于医美机构的广告词中。
 
 
 
而且事实上,整容是一门复杂的科学,在一些发达国家,整容前必须接触心理医生,以判断需要调整的是心理还是容貌。
 
但在国内,很多人都没有接触过这道程序。
 
就像很多人吵着要整容,仅仅是因为别人的一句评价,根本没有想过,更多人的看法、自己的看法。
 
 
 
更何况审美这个东西,三年一变化,五年一轮回,
 
就像这些年流行的“高级脸”,可都是清一色的单眼皮。
 
所以,爱美之心本身无可厚非,提升自己的颜值,使自己变得更加美丽和自信是人之常情。
 
但以此悦人、以貌取人,就值得好好考虑。
 
就算整容也一定要从自身实际情况出发,按照医学科学规律,在正规医院进行。
 
最后给大家分享一个国产的动画短片《整容》。
 
25岁女星高溜整容失败鼻子坏死,00后女孩花400万整容成网红,看脸的社会,整了就赢了?
00:00
04:04
打开凤凰新闻客户端 提升3倍流畅度
主人公生活在一个整容成瘾的时代,
 
开眼角、锥子脸、丰胸、瘦腰、提臀......一次比一次夸张,一次比一次疯狂。
 
当主人公终于跟上潮流,走在时代尖端的时候,
 
忽然发现时代变了,整容脸不再流行,世界开始推崇原始美......
 
这跟现在的生活非常相像,都说女为悦己者容,但也许整容以后会发现,
 
散发光芒的不是脸皮而是气质,最原始的自己才是最美的。
 
总之,整容不是刚需,千万别着急,
 
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高级脸。

Copyright@2012-2020 湘120健康网[湖南健康网] 整形美容 All right reserved

整形医院哪家好,妇科整形,整形手术,北京整形,整形价格,整形外科,丰胸整形,广州整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