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汉林评多地春晚表演科目三

健康新闻 2024-01-26 09:18健康新闻www.xiang120.com
“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
27年前,巩汉林与赵丽蓉合作小品《打工奇遇》,这句家喻户晓的台词至今令网友津津乐道。其实自2010年起,巩汉林就退出了春晚舞台,创作重心逐渐从小品转向了影视剧领域。
2013年,巩汉林在郭宝昌执导的《大宅门1912》客串了个角色;同年9月,主演古装动作喜剧电影《毛驴县令》;2014年,出演谍战剧《黎明前的抉择》饰演大反派叶公瑾,令人印象深刻。
△《我家娶了花木兰》剧照
如今,由巩汉林首次担任编剧、总导演的电视剧《我家娶了花木兰》将于1月25日在乐视视频独家播出。该剧全员喜剧人阵容,由巩天阔、奚望、巩汉林、金珠主演,云集众多相演员,聚焦女性求职困境。1月23日,巩汉林接受了顶端新闻记者的专访。对于编剧导演的初体验,他表示,“做编导很辛苦,做演员很幸福,做电视剧的编剧和导演时有操不完的心。”
“我想试试,相声演员能不能演电视剧”
巩汉林曾在2008年执导并主演了一部舞台喜剧《戏里戏外戏中戏》,选用的演员均是相声演员,呈现了不错的舞台效果,于是萌生了想拍一部电视剧的想法。
《我家娶了花木兰》集齐了方清平、李伟健、何云伟、白凯南等20多位相声小品演员助阵,妻子金珠和儿子巩天阔均出演了该剧,堪称全家齐上阵,巩汉林回忆,“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非常怀念那段日子,因为跟家人和同行在一起工作都很幸福。”
△《我家娶了花木兰》剧照
“我想试试看,相声演员能不能正儿八经地演一部电视剧,这是我的初衷。”在拍这部喜剧时,巩汉林并没有追求爆笑,而是聚焦于生活常态的轻喜剧,尝试让这些相声演员演一个正常的状态和生活。
关于拍电视剧,巩汉林认为和小品有很大的不同,“小品主要是通过抓住生活中的小侧面,反映一两个人的情感,来支撑整部作品。它不需要太多的人物,比如我和赵丽蓉老师合作,最多也就三个人有台词。但电视剧不同,它涉及的人物、情节和情感线更复杂,需要全方位地考量,捋出人物情感事件的线。把它们编织在一起才能变成一部剧。”
“做编剧、导演与小品虽然是相近的行当,却有着巨大区别,要想做好就得下一番功夫,有操不完的心、干不完的活和打理不完的琐碎事情。”巩汉林感慨。
△《我家娶了花木兰》剧照
“我非常留恋春晚舞台,但绝不能贪恋”
近些年来,虽然不再上央视春晚,但巩汉林依旧在坚持喜剧领域工作,“我喜欢喜剧是源于观众看了高兴。我们生活节奏快,有不如意,在观看艺术作品的过程当中,让大家得到一种释怀,暂时地忘掉一些烦恼。这就是喜剧的功能。”
“我非常留恋春晚舞台,但是绝不能贪恋一个‘贪’字,那就把自己毁了,把观众伤了。因此不够我心里那杆秤所恒定的春晚标准的,不管是小品还是其他的艺术作品,那就不能碰不能演,这是一个原则。这也是赵丽蓉老师常讲的,干我们这行要讲究不能将就。”
在巩汉林看来,“学会封杀自己很重要,只有学会了封杀自己,才能够让自己的那种状态保持得更好,观众印象会更深。如果做不到这个宁缺毋滥,有什么都上,有什么都演,大家看到我的意义不大。”
△《我家娶了花木兰》剧照
“现在的小品创作态度上出了偏差,缺乏独创性”
近日,各卫视春晚彩排现场陆续路透,频现“科目三”身影,顶端新闻记者询问巩汉林如何看待此事。他表示,“现在的创作态度和方法与以前大不相同,大家都太忙,很难静下心来认真创作,更倾向于走捷径,看手机找梗,这样的作品留不住。观众已经提前消费过了,再拿来用就不行。”
巩汉林认为,就大众娱乐来讲,“科目三”谁都可以跳一跳,无伤大雅,但要是考虑在重大的舞台上演节目,如果大家都会的,那是不是就不用演了。
“现在的作品创作态度和方法出现了偏差。很少有真正意义上的独创,赵丽蓉老师演的小品之所以能够流传,是因为它的独创性。现在有很多大家玩的梗并没有创新,要想让自己的艺术作品也像常青树那样,就很难了。”
 
上一篇:科学家警告小心北极僵尸病毒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2012-2025 湘120健康网[湖南健康网] www.xiang120.com All right reserved